<em id="adafw"><acronym id="adafw"><blockquote id="adafw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/em>

<dd id="adafw"><noscript id="adafw"></noscript></dd>

        <dd id="adafw"><pre id="adafw"></pre></dd>

          <button id="adafw"><object id="adafw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    當前位置:福清新聞網 >> 新聞中心 >> 名家筆下的福清 >> 正文

          番薯粉

          2021-02-22 15:16:52  作者:貞堯仔

            番薯粉,家鄉人沒有哪家不用,哪人不吃,已融入每個人的血脈。

            番薯粉,是番薯(也稱地瓜)經粉碎分離出來的淀粉,也稱地瓜粉或薯粉。番薯粉是家鄉上等優質食材,是美好生活的地標產品。

            番薯粉提取得花一番功夫,有集中提取和分散累積提取兩種方式。我們家更多的是分散累積提取,多為煮“薯糜仔羹”的副產品。

            生活在重復,但不重復簡單,日復一日得既生又活。物可一用再用,而再用非一成不變。家鄉系地瓜縣,家里的主食,一日三餐基本是番薯。每天生活有滋有味,就得想法子讓番薯百吃不厭,吃出百樣味。因此,母親會隔三差五煮“薯糜仔羹”,讓土土的番薯煥發出萌萌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煮“薯糜仔羹”,先得扒番薯。母親端著小板凳,就著放番薯的籮筐,坐著。母親左手拿起番薯,翻手掌心向上,上手臂自然下垂、貼身,前臂伸出,略上傾,托著,將番薯控在掌中,像觀音托玉凈瓶。

            母親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中指捏著刮刀,一般落刀番薯圓徑最大處,從大往小、從前往后,往身體方向刮番薯皮。一樣番薯,不一樣的表皮,凹凸坑洼各異,扒番薯皮得因地用刀。因此,母親遇圓平而貼刀長扒,有坡峰就短刮,見狹縫用刀尖摳,檢臭眼就深挖,番薯蒂筋就以刀刃削。母親右手拿刮刀,似指揮棒在舞動,左手五指遙相呼應,有節奏地轉動、擺弄著番薯,一手舞刀,一手靜中有動,似乎刀長眼,不重復一刀,不錯漏一處,在刮、摳、挖、削聲中,讓番薯清清爽爽地脫皮凈身。扒完番薯皮,母親左手黏結了一層淀粉,扒番薯越多,結層越厚。這是勞動的印記,天然的記功牌。

            接著,母親就開始擦番薯。清洗扒好的番薯,放入擺在石桌的磨桶。拿下掛在墻上的薯糜仔擦,清洗,將薯糜仔擦遠端放磨桶底,頂著桶壁,近端靠磨桶邊緣上,如放洗衣板。母親小弓步,站在石桌前,調整好位置,抓起番薯,把番薯一頭放在薯糜仔擦近上端,雙手握住番薯另一頭,往遠底端用力推擦,推到盡頭再順勢拉回,到近上端原點,再往下推擦,如此一推一拉,往復,母親上身隨之起仰躬俯,手在不停地變換番薯的受擦面,掌控推擦速度。番薯個大,重推慢擦,啩嚓-呼-,啩嚓-呼-有聲無音,聲粗而沉。番薯個小,推擦往返頻率快,啩嚓-啩嚓-,聲細而清脆。番薯在有聲有音中漸漸消形,待細小到難抓、無處握,母親就單手用手掌底細細推擦,直至化番薯于無形,成了漿。摩擦反復,損耗無形,物將不物。

            隨后,母親沖洗薯糜仔擦,用竹桶刷刷干凈,收起。再往磨桶注入適量的水,將番薯漿攪拌均勻。提一個水桶,在桶口架上薯糜仔篩,鋪上一塊大于薯糜仔篩的紗布,舀番薯漿倒、鋪在紗布上,自然過濾,淀粉水往桶里流、滴,略干,抓起紗布的四角,擰成一股,持續發力至擰不動,接續在薯糜仔篩上又擠又壓,直至擠壓不出水。為了多洗淀粉,一般會再打開紗布,搗松,翻動,舀水沖灌,再擠壓干。大多淀粉遇水順流入桶,但總有些未被沖及而沉沒其中。閃亮能登場得有機緣。然,不隨緣也安好,可為番薯渣減澀添滑,在無用中得其用。

            淀粉水沉淀一夜,分上下層,上層水呈棕綠色,好貨沉底,番薯粉沉淀在水桶底層,成凝固狀,乳白色。逢好天氣,番薯粉隨時曬,用小簸箕。遇天氣不好,只好積幾次再曬,用大藶簸。曬干的番薯粉成顆粒狀,不規則,如雪花,小的似沙粒,大的如指頭大碎石。當然,曬番薯粉還是有講究的。及時曬,早曬干,番薯粉雪白雪白的。過時曬,或者陽光不足,較長時間才曬干,番著粉會變色,往往發黃發暗,甚至發酸。美白、保鮮,不能誤時。我們家的番薯粉潔白潔白的,母親將其收入甕中珍藏。

            集中提取番薯粉,一般是選一個好天氣,挑檢一兩百斤番薯,扒好,洗凈,送到粉碎機器作坊榨成漿,其他流程與分散提取一樣進行,一般還會將薯糜仔曬成干,存儲另用。

            生活在于創造。干的辛苦,生活有味。一個番薯,分解成番薯粉和薯糜仔,二生三,三生生活百味。

            兒時,吃的最多的“更頓”(福清方言,有換口味改善生活之意)就是“薯糜仔羹”。母親煮“薯糜仔羹”,先起灶生火,鍋微熱,拿出長放在灶頭的一兩塊約一寸寬窄5毫米厚的板肉(家鄉宴席都有一盤板肉,自個的份,舍不得吃,帶回,用于油鍋),在鍋里涂擦一遍,發出嘰哩嘰哩的聲音,算給鍋上了油。隨后將番薯葉等蔬菜入鍋,小炒,倒入水,加入一些小海鮮,如小蟹、或小蝦、或小螺、或小魚、或白蛤干等,倒進主食材薯糜仔,有時也會加一兩把米,大火煮開,待米熟透了,再加個把片一二兩重的豆千或米粉仔,撒入芹菜、蒜,攪動,蓋鍋。待燒開后起鍋,即可食用。

            薯糜仔羹舀在碗里,碗面一粒粒開花的大米和一條條稀稀的豆千或米粉仔,似夜晚的天空,星星點點,星河閃閃,倍增食欲,也更添饑餓感,恨不得一口吞星河。因此,吃了一碗又一碗,吃到刷鍋底。然,一時過,肚子又咕咕叫,等待著、期盼著母親籌辦“更頓”。

          打印    關閉    復制鏈接
          亚洲欧美日韩综合区
          <em id="adafw"><acronym id="adafw"><blockquote id="adafw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/em>

          <dd id="adafw"><noscript id="adafw"></noscript></dd>

                <dd id="adafw"><pre id="adafw"></pre></dd>

                  <button id="adafw"><object id="adafw"></object></button>